《以吻封缄,终生为祭》

《以吻封缄,终生为祭》
同一家医院里,她被送进抢救室终是失去了孩子,他却陪着他的旧爱在保胎。他说:“陈眠,等她生下孩子,我送她脱离,不会让她再出现在你面前。”陈眠笑说:“不,袁东晋,我要的是,你们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!”十年倾慕,三年婚姻,陈眠用了十三年去爱一个人,却不想石头毕竟开不出花,爱火一直暖不了沧海。陈眠这辈子做的最出格的工作,便是一不小心把温绍庭这面瘫给睡服。“男欢女爱乃人之赋性,温先生,我不介怀。”他面无表情,淡淡说道:“可……我很介怀!”“那你想怎样?给你睡回来?”“这个主见不错”他煞有其事地点头,“但是我这个人不爱耍流氓。我未娶,你离婚,为了睡你合法化,咱们成婚。”“温先生,我恐婚。”“乖,有病,得治!” “阿晋,那不是你家女王大人?”一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怀里搂着妖冶的女性口气轻佻说道。 袁东晋双腿交叠坐在沙发上,衬衫领口解开两颗纽扣显露健壮的肌肤,一手搭在沙发脊上,一手端着酒,透过酒吧里霓虹灯火忽明忽暗的一室的含糊,看见了他的老婆陈眠。 两人的视野对上,两两对望,不知情的,还认为他们是厚意对视,只要他们知道,这中心,只要有你没我的较劲。 陈眠脚步高雅的跳过喧哗的人群。 袁东晋看着她款步而来,嘴角泛起嘲笑,姿势慵懒,抬手擒住贴在他身侧的妖冶女性的下颌,垂头靠近,两人唇瓣简直靠近,含糊横生,那女性斜睨着陈眠,笑的花枝乱颤,好不绚烂。 陈眠隔着桌子停步,精美的面庞有几分冷俏,那双清明的眸子在暗色中多了一分混沌,冷漠的目光无视周遭全部,对上放浪的袁东晋,她面不改色:“袁东晋,今天是十五号。” 一圈人,纷繁停下调笑,用色眯眯的目光饶有兴致的打量着陈眠。 圈里人都知道,宝华集团太子爷袁东晋的老婆陈眠,是出了名的强势,现在袁东晋被当场逮了个正着,可有好戏娱乐了。 本来垂头逗弄女性的袁东晋,昂首看向陈眠,眯眼笑的痞气,却一言不发。 袁东晋怀里的女性呵呵笑,两条藕臂环上袁东晋的脖子,声响松软唤他,“晋少,你但是容许今晚要陪我的。” 盯着陈眠猛然一沉的表情,袁东晋的笑脸越发邪靡,“当然!” 那女性站起来,肆无忌惮的目光打量着陈眠,公开寻衅,“袁太太,你也听见了,定心,我会把晋少服侍得——欲仙欲死。” 陈眠忽然折腰拿起一杯酒,全数泼到女性脸上,动作妥当爽性,在一片抽气声中,冷冷开口:“野鸡不配与我说话!” 女性尖叫着扑上去,却被陈眠先下手为强,被推得一屁股摔在地上,喧哗的酒吧,唯一这一角沉寂下来。 陈眠调转过头凝着袁东晋,目光暗示他看环境,笑得很温顺:“你确定要我当众提示你?” 袁东晋阴沉着脸,幽暗的眼眸淬染上狠厉,在世人的目光里站了起来,浑身戾气乍然而出,他长腿一迈,定在陈眠面前,巨大的身躯将她笼罩在一片暗影中。 眼前这男人高高在上的睨视,迎面而来的低压气味,令陈眠的心忽然一紧。 陈眠迎上他的眸光,“我……唔……” 袁东晋在陈眠的惊诧之下,伸手扣住她后脑勺垂头吻下,堵住了她的嘴,又敏捷退开,垂头附在耳边口气阴鸷低凉,“陈眠,你不要懊悔!”语罢,拖着陈眠离酒吧。 好戏忽然中止,世人一阵惊诧!不知道谁骂了句“操!” 袁东晋一路不要命的飙车,陈眠憋住气,双手用力拽着安全带,可刹车的时分仍是差点直接撞到了头,心律失常。但袁东晋仍然不放过她,他解开安全带下车,把她扯下来,箭步走向公寓,丝毫不顾及她脚上穿戴高跟,脚步踉跄。 “袁东晋,你拽疼我了!” 他却不闻不问,拽着她甩进电梯。陈眠被摔得撞上电梯壁,来不及开口喊疼,袁东晋整个人现已扑上来擒住她,瞬间,她的口腔被一股烟酒稠浊的男人气味占有。 汹涌,蛮横,绝无怜惜。 “唔……”陈眠瞋目瞪他,谩骂的话被他口舌全部吞没,他大掌擒住她的手,用力撕破了她的裙子,冰凉的唇落在脖子上,一阵刺痛传来。 “袁东晋!你发什么疯!”陈眠微喘气味,愤恨挣扎。 袁东晋抬起头,唇上还感染着血腥的红,冷笑着的容貌,宛如阴间修罗,他的话,更是让陈眠如掉冰窖。 “你不是要我实行约好责任吗?现在,我就履行!”